爱德蒙的寒乔大宝贝

羽生结弦爱好者,扎基托娃爱好者,喜欢他们我们就是朋友

【青黄】玫瑰橡果和57号色

*这篇文是和海劳斯的赤黑文《飞龙桂马和415》的联文

*之所以有我这篇文还有多感谢海劳斯的鞭策 @赤黑 


Chapter 1 (下)

 

黄濑最近也挺烦躁的,究其原因还是眼下热播的电视剧,这部剧的名字叫《橡果》,听制片人说这个名字很有寓意,不过黄濑不太懂,也没在看原作漫画或饰演的过程中感觉出来。最近黄濑的运气很好,出演了几部剧都收获了不俗的口碑,《橡果》这部剧的幕后是个阵容豪华的制作团队,出演男主角对他来说是个坐稳人气王位置的好机会,因此在组里他有些过分紧绷,从篮球赛场上下来过了好几年,他又一次感受到了体力透支的窒息感。

 

服装组导演是个相当严谨的人,他不允许演员戴假发,在黄濑入组的第一天他就毫不留情地说明了比起黄濑那惊为天人的篮球技术更看好他那头天生的金色头发,且导演要他留长发,要他穿那条莫名其妙的花裤子,就视觉上来说有黄濑那张脸在什么造型都不难看,不过黄濑内心对长发和花裤子并不感冒,这种牛郎般的打扮看起来想到轻浮,且这种发型不影响打篮球的情况只会出现在漫画里。

 

“我高一的时候可是喷了很多定型喷雾才上场的。”黄濑揪着从脖子后面垂下来的几撮头发嘟囔道。

 

“可粉丝并不都喜欢你高二那个适合打球的短发。”他的经纪人兼化妆师Elvis语重心长地说,“你现在可是艺人,等你到了可以决定自己造型的地步,别说你的发型,你甚至可以要求全剧组包括导演和你一起剃光头。”

 

黄濑表示理解,但依旧不满意,就像之前他在节目里穿花裤子穿出了姑娘们的好评如潮,于是他的造型搭配里就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花元素一样让他难以接受,至少在十年前还是国中生的黄濑凉太看来,家里有个花粉过敏的姐姐,除了赢得比赛而收到的花束,他大概一辈子不会接触太多的花。

 

还有一点他没和任何人说,说了基本也是打自己脸。黄濑最不满的就是饰演女主角的池泽星奈,这可是三岁就出道了的大前辈,长他十岁但就是一脸胶原蛋白,演技好,人气也高,黄濑很少和她接触,算是直觉,他觉得这位前辈很奇怪。

 

新播出的剧情里有个女主角把橡果造型的幸运物交给他的镜头,事情就出在这个镜头上,原作里是女主角一边结结巴巴地说加油一边把幸运物推倒男主角怀里,而播出来的画面是女主角直勾勾地看着他,把幸运物塞到他手里分开时还恋恋不舍地摸了摸他的无名指。

 

黄濑看过原作也看过女主的剧本,知道这并不是写在剧本上的剧情。他得承认活了二十几年少有这样让人头皮发麻的时刻,不仅是电视剧画面里充满了青春荷尔蒙,当时池泽看着他并勾着他的无名指时,黄濑觉得这女人眼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侵略。

 

“这时候小枫还不知道自己喜欢秋元。”秋元凉和小林枫是剧里面男女主角的名字。制片人把剧本卷成长条充当教具用,从各方各面来解说这一幕给整个剧组带来的收益。虽是演员擅自的改编,但反响极好,包括制片人和原作作者,可以说是除了黄濑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可以被称作经典的镜头。“因为自己还在迷迷糊糊的阶段,所以会无意识地去做一些暧昧的动作。”

 

“可距离小枫意识到自己喜欢我,恩,不是,是喜欢秋元,到这段剧情中间还有很多故事,现在就做这么亲密的动作,会不会太刻意了。”黄濑挤着眉毛想词,目光一转,他看到池泽笑了起来。

 

“黄濑君一定没谈过恋爱。”池泽捂着嘴笑,“恋爱时候的女孩子可是最勇敢的,尤其是这种懵懵懂懂的恋情,且把小枫这种感情称作‘不讨厌’对方只是无条件地想支持对方吧,比起那种一眼就看出‘我对你怀有爱慕’的表达,这样坚定地表达不是更符合当时的情景嘛。”

 

“就是这样。”制片人用“教具”拍了把黄濑的脑袋,“等到小枫正视自己的心意了,她一定会回过头来想这时候的事,不管是‘无论如何我都支持你’的心情还是‘勾到你的手指’这样的无意识地举动,这都是恋爱时最值得回味的。”

 

池泽点点头,接着说,“或者说这是一种潜意识的行为,就是年轻人所谓的,‘嘴上说不要但身体还是很诚实’,既然有‘我内心是喜欢你的’这种大前提在,无意还是刻意都是于情合理的。”

 

黄濑不再说话,Elvis凑过来,小声地说,“我觉得池泽小姐在说自己。”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Elvis看了眼池泽,对着自家艺人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我觉得她对你有意思。”

 

黄濑假装惊讶,说也许真是这样,言下之意,我也这么觉得。

 

不过黄濑也有点满意的事,艺人面对媒体时并不能全说实话,在进了这个组后Elvis就给他编了不少故事。在被问到他的恋爱经历时,Elvis的故事是说黄濑在大一那会喜欢上了同社团的女孩,那是黄濑的初恋,虽然没有结果,但是很值得回味。

 

是个皮肤很黑个子很高平常有点缺心眼又大大咧咧的女孩。黄濑在面对镜头的时候笑得很灿烂,他说在篮球上志同道合是件很难得的事,那个人让他有一直一起打篮球的想法。这是Elvis让黄濑自己加的设定,黄濑没太细想,说到初恋这些形容词就脱口而出。

 

“就像是这样。”他在空中画了两个不相交的半圆,手指着右边半圆的顶点说,“如果这里是起点,那这么顺着走到这里就会遇见瓶颈,这个是国中升高中时候的事,那时候我觉得篮球没意思了,实际是当时没太看清自己的实力。”他点了下右半边圆的末尾,再“跳”到左半边对称的位置,“这时候因为有前辈的帮助,有同伴的帮助才能到下一个顶点,不过这个顶点不是结束,这是个循环的过程。”

 

指着左半边圆的顶点,黄濑吸了下鼻子,“我国二才开始打篮球,起步很晚所以总是加训,队长要我在高强度训练的时候也记得我是为什么才开始打篮球的,其实两次的瓶颈说到底都是要回到右边这个原点,多亏了那个人,我总是能找回这个原点。”

 

“是像池泽小姐那样的美人吗?”

 

“是不同的类型,不好比较,不过在同类型的人里他们两个都是不可多得的。”

 

“那这位幸运的同学是不是配黄濑君加训?”

 

“加训是国中的事了,不过确实是这样。”

 

主持人拍了拍话筒,“是很青涩又很美好的初恋啊。”

 

是很青涩又很美好的初恋,毕竟全是事实。黄濑自己说的有些感动,结束采访后便给了写故事的Elvis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段关于初恋的告白存在于青峰看的那段采访的后半段,可惜的是任务来的很突然,青峰听的是车载广播,没看到黄濑说故事时眉飞色舞的神态。樱井良回头问青峰是不是真有这样一个特别的女孩,青峰没回话,踢了一脚驾驶座的靠背让他好好开车。

 

过了半晌,樱井良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又被人踢了一脚,青峰问他池泽是谁,樱井良找了照片给他,青峰没看,闷哼了一声,说不好看。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