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o的寒乔大宝贝

今日份的草稿,彭格列十代目学生时代做的梦



纲京我的白月光啊他们太可爱了我喜欢他们请他们快点结婚!

27小天使生日快乐!

当断则断,快点向喜欢的女孩子告白吧!



兔子国王和她的魔术师(♀)




本来想画爱丽丝paro的但是我不会……

梅林大概是背后灵一样的存在【替身攻击!

吾王的棉被,梅林的宝石耳坠和高马尾是私心

【青黄】玫瑰橡果和57号色

*这篇文是和海劳斯的赤黑文《飞龙桂马和415》的联文

*之所以有我这篇文还有多感谢海劳斯的鞭策 @赤黑 


Chapter 1 (下)

 

黄濑最近也挺烦躁的,究其原因还是眼下热播的电视剧,这部剧的名字叫《橡果》,听制片人说这个名字很有寓意,不过黄濑不太懂,也没在看原作漫画或饰演的过程中感觉出来。最近黄濑的运气很好,出演了几部剧都收获了不俗的口碑,《橡果》这部剧的幕后是个阵容豪华的制作团队,出演男主角对他来说是个坐稳人气王位置的好机会,因此在组里他有些过分紧绷,从篮球赛场上下来过了好几年,他又一次感受到了体力透支的窒息感。

 

服装组导演是个相当严谨的人,他不允许演员戴假发,在黄濑入组的第一天他就毫不留情地说明了比起黄濑那惊为天人的篮球技术更看好他那头天生的金色头发,且导演要他留长发,要他穿那条莫名其妙的花裤子,就视觉上来说有黄濑那张脸在什么造型都不难看,不过黄濑内心对长发和花裤子并不感冒,这种牛郎般的打扮看起来想到轻浮,且这种发型不影响打篮球的情况只会出现在漫画里。

 

“我高一的时候可是喷了很多定型喷雾才上场的。”黄濑揪着从脖子后面垂下来的几撮头发嘟囔道。

 

“可粉丝并不都喜欢你高二那个适合打球的短发。”他的经纪人兼化妆师Elvis语重心长地说,“你现在可是艺人,等你到了可以决定自己造型的地步,别说你的发型,你甚至可以要求全剧组包括导演和你一起剃光头。”

 

黄濑表示理解,但依旧不满意,就像之前他在节目里穿花裤子穿出了姑娘们的好评如潮,于是他的造型搭配里就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花元素一样让他难以接受,至少在十年前还是国中生的黄濑凉太看来,家里有个花粉过敏的姐姐,除了赢得比赛而收到的花束,他大概一辈子不会接触太多的花。

 

还有一点他没和任何人说,说了基本也是打自己脸。黄濑最不满的就是饰演女主角的池泽星奈,这可是三岁就出道了的大前辈,长他十岁但就是一脸胶原蛋白,演技好,人气也高,黄濑很少和她接触,算是直觉,他觉得这位前辈很奇怪。

 

新播出的剧情里有个女主角把橡果造型的幸运物交给他的镜头,事情就出在这个镜头上,原作里是女主角一边结结巴巴地说加油一边把幸运物推倒男主角怀里,而播出来的画面是女主角直勾勾地看着他,把幸运物塞到他手里分开时还恋恋不舍地摸了摸他的无名指。

 

黄濑看过原作也看过女主的剧本,知道这并不是写在剧本上的剧情。他得承认活了二十几年少有这样让人头皮发麻的时刻,不仅是电视剧画面里充满了青春荷尔蒙,当时池泽看着他并勾着他的无名指时,黄濑觉得这女人眼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侵略。

 

“这时候小枫还不知道自己喜欢秋元。”秋元凉和小林枫是剧里面男女主角的名字。制片人把剧本卷成长条充当教具用,从各方各面来解说这一幕给整个剧组带来的收益。虽是演员擅自的改编,但反响极好,包括制片人和原作作者,可以说是除了黄濑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可以被称作经典的镜头。“因为自己还在迷迷糊糊的阶段,所以会无意识地去做一些暧昧的动作。”

 

“可距离小枫意识到自己喜欢我,恩,不是,是喜欢秋元,到这段剧情中间还有很多故事,现在就做这么亲密的动作,会不会太刻意了。”黄濑挤着眉毛想词,目光一转,他看到池泽笑了起来。

 

“黄濑君一定没谈过恋爱。”池泽捂着嘴笑,“恋爱时候的女孩子可是最勇敢的,尤其是这种懵懵懂懂的恋情,且把小枫这种感情称作‘不讨厌’对方只是无条件地想支持对方吧,比起那种一眼就看出‘我对你怀有爱慕’的表达,这样坚定地表达不是更符合当时的情景嘛。”

 

“就是这样。”制片人用“教具”拍了把黄濑的脑袋,“等到小枫正视自己的心意了,她一定会回过头来想这时候的事,不管是‘无论如何我都支持你’的心情还是‘勾到你的手指’这样的无意识地举动,这都是恋爱时最值得回味的。”

 

池泽点点头,接着说,“或者说这是一种潜意识的行为,就是年轻人所谓的,‘嘴上说不要但身体还是很诚实’,既然有‘我内心是喜欢你的’这种大前提在,无意还是刻意都是于情合理的。”

 

黄濑不再说话,Elvis凑过来,小声地说,“我觉得池泽小姐在说自己。”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Elvis看了眼池泽,对着自家艺人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我觉得她对你有意思。”

 

黄濑假装惊讶,说也许真是这样,言下之意,我也这么觉得。

 

不过黄濑也有点满意的事,艺人面对媒体时并不能全说实话,在进了这个组后Elvis就给他编了不少故事。在被问到他的恋爱经历时,Elvis的故事是说黄濑在大一那会喜欢上了同社团的女孩,那是黄濑的初恋,虽然没有结果,但是很值得回味。

 

是个皮肤很黑个子很高平常有点缺心眼又大大咧咧的女孩。黄濑在面对镜头的时候笑得很灿烂,他说在篮球上志同道合是件很难得的事,那个人让他有一直一起打篮球的想法。这是Elvis让黄濑自己加的设定,黄濑没太细想,说到初恋这些形容词就脱口而出。

 

“就像是这样。”他在空中画了两个不相交的半圆,手指着右边半圆的顶点说,“如果这里是起点,那这么顺着走到这里就会遇见瓶颈,这个是国中升高中时候的事,那时候我觉得篮球没意思了,实际是当时没太看清自己的实力。”他点了下右半边圆的末尾,再“跳”到左半边对称的位置,“这时候因为有前辈的帮助,有同伴的帮助才能到下一个顶点,不过这个顶点不是结束,这是个循环的过程。”

 

指着左半边圆的顶点,黄濑吸了下鼻子,“我国二才开始打篮球,起步很晚所以总是加训,队长要我在高强度训练的时候也记得我是为什么才开始打篮球的,其实两次的瓶颈说到底都是要回到右边这个原点,多亏了那个人,我总是能找回这个原点。”

 

“是像池泽小姐那样的美人吗?”

 

“是不同的类型,不好比较,不过在同类型的人里他们两个都是不可多得的。”

 

“那这位幸运的同学是不是配黄濑君加训?”

 

“加训是国中的事了,不过确实是这样。”

 

主持人拍了拍话筒,“是很青涩又很美好的初恋啊。”

 

是很青涩又很美好的初恋,毕竟全是事实。黄濑自己说的有些感动,结束采访后便给了写故事的Elvis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段关于初恋的告白存在于青峰看的那段采访的后半段,可惜的是任务来的很突然,青峰听的是车载广播,没看到黄濑说故事时眉飞色舞的神态。樱井良回头问青峰是不是真有这样一个特别的女孩,青峰没回话,踢了一脚驾驶座的靠背让他好好开车。

 

过了半晌,樱井良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又被人踢了一脚,青峰问他池泽是谁,樱井良找了照片给他,青峰没看,闷哼了一声,说不好看。

 


终于写完作业可以摸鱼了!

30的式姐,慢慢画👌 ​​​

【青黄】玫瑰橡果和57号色

※25岁的青黄

※缓慢更新

※ooc

 

 

Chapter 1 (上)

 

“你在那里,看上去在那里,然而又可能不在。在那里的没准只是你的影子,真实的你说不定在别的什么地方,或者已经消失在遥远的往昔也未可知*。”

 

电视剧结束时旁白深情款款地念出这段话,正在咬炸鸡块的青峰条件反射地打了个冷颤,国中时他抄赤司的作文抄了这段话,之后被班导师发现并被当时还是队长的虹村盯着把这段他完全不懂什么意思的话抄了三张A4纸,在学园祭的藏青色礼服裙之前这是青峰最难消除的心理阴影。自他国中毕业已经过了快十年,熟悉的句子还是能让他想起那次“奋笔疾书”的不堪往事。

 

青峰问候着编剧的祖上,难得的瞟了眼电视机,办公室里只有一台电视,午间新闻结束后就被女孩们霸占着看偶像剧。大部分的画面被几个后脑勺挡着,空隙里勉强可以拼出男主角的脸,青峰花了两秒凑了一下,确定卡司表最上一行的那个“黄濑凉太”就是现在屏幕上的人。电视壳子里装着的黄濑比上次他见到的黄濑头发留的更长了一点,刘海从中间分开垂在脸颊两侧,是很少见的造型,让青峰来评价只能说不难看,但也不顺眼。

 

“青峰君和黄濑君以前就认识吧”,第一天来警局报道的时候青峰就被一群女孩围着这么问,他回答说很久没见了,为了避免麻烦又说其实也就国中见过几次,连他的名字说不利索。女孩们不信,不依不饶地邀他参与有关黄濑的话题,青峰则是能避就避。事实上是可以互相用篮球砸对方脸的关系,黄濑在他手机联系人里顺位第二,很久没见倒也不是瞎说,青峰不擅长记这种事,很麻烦,因为真的没有印象,才脱口而出“很久没见”。

 

之前青峰有听人提起过,说是有个叫黄濑的当红艺人上了个综艺节目,在游戏环节输了,被惩罚穿一条黄底的花裤子。这个黄濑这两年接拍电视剧,人气暴涨,还被几个老戏骨高度赞誉,说他是一颗正在升起的巨星,节目组的本意是留下这颗巨星的黑历史,没想到黄濑反把这条花裤子穿成了时尚。当时青峰在嚼饭团,不小心看到了隔壁桌上的时尚杂志,确定了这个叫“黄濑”的流行时尚风向标就是国中被他用球砸过的倒霉蛋。

 

当天晚上他被桃井叫去帮忙搬家,青梅竹马的姑娘也穿了一条花裙子,黄色的布料上印了上百多不同颜色不同种类的花,感叹着能在半米不到的短裙上印这么多花设计师是何等的吃饱了撑着,同时他又觉得穿这种让人眼花的裙子的女人脑子也很有病。桃井把还没打包好的时尚杂志拍到他脸上骂他神经短还不懂时尚,现在想想那本杂志的封面上好像就有黄濑凉太的名字,这大概是他最近一次接触黄濑的名字。

 

确实除了赤司就黄濑混的最好,这家伙国中的时候就在做模特。青峰嚼着鸡肉回忆往昔,回忆气得他牙痒。也是黄濑在他们篮球部最受欢迎,更衣室里青峰的柜子挨着黄濑,偶尔里面有几封情书,说是黄濑的柜子放不下麻烦他转交,这种东西如果不是和黄濑一起看到,青峰都是直接扔进垃圾桶,直到很久以后青峰才知道做这事让他错过了很多东西,比如三年级那个85/60/80的学姐送给他的含自拍的情书。

 

现在青峰看着电视里那张被自己砸过的脸,恍惚着想到了国中时噩梦般的三张A4纸。

 

樱井良抱着几盒果汁进来办公室的时候青峰正拧着眉头看电视里的娱乐新闻,是一段黄濑拍摄电视剧宣传片的幕后采访视频。里面黄濑正穿着那条由他带出一条消费链的花裤子,刘海还是青峰看不顺眼的那个样子,还有几撮金发从脑后贴着脖子垂下来。记者比黄濑矮一个半脑袋,视频后半段的镜头干脆定格在那张写着收视率的闪闪发光的脸上。

 

“听说黄濑君最近接了部大投资的电视剧,投资方还是熟人?”

 

黄濑半开玩笑地回道,“可能是这样我才能接到这部剧吧。”

 

“作为观众,黄濑君觉得这部剧最吸引人的点是什么?”

 

“篮球吧。”黄濑捏着下巴,眯着眼笑,“我还挺擅长的。恩,允许我收回前面的话,可能是因为我擅长篮球才有幸出演这部剧吧,导演和制片人做事很严谨,可能我不是最适合演这个角色的,也不一定能完美地还原原作场景,但就篮球来说我完全可以做到perfect copy。”

 

众所周知,黄濑凉太以前是打篮球的,打出来的名声不比现在做艺人的小,他初中的队伍有个传奇的名号叫“奇迹的世代”,现在黑着脸看电视的青峰大辉就是当时的王牌。

 

樱井良知道那部剧,热映的漫改连续剧,原作是讲一群篮球少年的少年漫画,没太多甜腻腻的恋爱戏码,主要看主角团在球场上挥洒汗水,从四分五裂的小队走向全国第一成为名震世界的强豪。男主角的设定是有性格点轻浮的校篮球队长,腿长个子高,顶着一张太阳一样的脸,听着就像在形容黄濑。原作他完整看过,剧情中规中矩,就算原封不动的搬上荧幕应该也能收获不俗的口碑和一大票姑娘们的眼泪。

 

“那说点别的,如果不是造型师要求,黄濑君本身喜欢花元素吗?”

 

“你说这个啊?”镜头给到黄濑的腿上,“我挺喜欢的,只要你们喜欢我就不会讨厌。”

 

很圆滑的回答,不过记者小姐显然是不讨厌这种故意讨女孩子欢心一样的答案。

 

樱井良给了青峰一盒果汁,也注意到看这段视频的时候青峰把手上的纸盒捏的有点变形。青峰的表情他形容不来,这表示青峰的心情不太好。

 

要青峰说实话的话,他对黄濑凉太这个名字有点敏感,不知道为什么他听到这个名字会很烦躁,甚至想把这颗正在升起的巨星拽下来打一顿。也许这锅得由“全球变暖”来背,地球热了好几年,他这样的症状也有了好些年头。

 

这种想法过去有过,不过得追溯回六七年前。在高中三年级的那次全国大赛半决赛上,青峰被和自己对位的海常队员阴下了场,要樱井良来回忆的话他会说那时候青峰的表情就和现在差不多,让桃井来补充的话就是黄濑也一样,都像嗑了炸药。打了十几年球黄濑第一次把拳头砸在了自家队友脸上,青峰则是第一次在比赛进行中被队友扛进了医务室。

 

事后,当时的海常队长亲自带着人过来道歉,那人脸上明显青了一块,嘴角破了。青峰瞪着那人不说话,桐皇的队长过来要个说法,青峰陪着选择性地听了几个字,敷衍了队长几句就让海常的快滚。他问比分,桃井说86:61,自家王牌缺席了整个下半场,对方王牌好像也没太尽力。没有直观上是表现,事实上这件事青峰记仇了很久,记在黄濑账上。

 

那小子应该哭着向我道歉才对,青峰这么想。后来黄濑真的来了,还带了两罐含低浓度酒精的汽水,蓝色那罐被金发的海常王牌摔在青峰怀里。

 

“都怪我。”黄濑吸了下鼻子,“那个人是我向教练推荐的,他以前闹过事。”

 

青峰盯着黄濑看了一会,中村从海常毕业后队长的职务暂时交到了黄濑手上,不过青峰没见过穿四号球衣的黄濑,全国大赛的时候黄濑还是和青峰崇拜的小奥尼尔一样穿七号球衣,海常的队服还是蓝色,套在金发的王牌身上,就视觉上来说是黄濑喜欢的金州勇士标志性的蓝黄两色。

 

他笑了出来,“那你陪我打一场。”

 

“one on one我也不会输的。”

 

“不是篮球。”青峰捏扁了手上的汽水罐,“用拳头。”

 

那两罐含低浓度酒精的汽水很快被喝完了,第一次接触酒精,青峰喝的头昏脑涨的,至于黄濑,有没有把拳头打到那张漂亮的脸上他记不得了,只有隐隐约约地看见对方脸涨得通红,从额/头,耳/垂,脖/子到胸/口,甚至手指,全都是滚烫且通红的。

 

 

 

*出自村上春树作品《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青峰喜欢小奥尼尔是我编的

*凉太喜欢勇士是根据这张图联想的

 

 


预计写的家教文里的一个片段

一点点肉渣,慎入

给你过过瘾用的 @FancyLyal 

 

 

佩希弥瓦听到了邮车吃力跑过艾尔大街的声音,点头向窗子下的人示意晚安后熄灭了桌上的煤油灯。唐恩·戴德站在门外向她汇报今天是一八一零年十一月的第十七天,佩希弥瓦叫他闭嘴,她的心情很差,在唐恩作为通信人第一次和她对话时她就看到了他的分别刻有盾牌和三叉戟的袖扣,在说服自己唐恩也许是情报部的人之前唐恩颠三倒四的法语先惹火了她。

 

弗里西亚告诉她,戴蒙·斯佩多私下里将公爵阁下称作脑子里只有法兰西的忧郁母羊。

 

G说她是个矫情的麻烦女人,连同戴蒙的话佩希弥瓦都不打算予以否认,并故意提高嗓门朝彭格列的守护者发脾气,说他们准备的地方木炭全浸了水晚上房间里冷的就像冰窖。事实上这栋房子里没有一块可以生火的木炭,没有烈酒和壁炉,甚至没有一个可以用来装木炭的火盆,在艾尔大街上佩希弥瓦作为“外乡来的女人”领到了一些煤油火柴和一根蜡烛,蜡烛在有人想撕掉她的裙子上绸带时被她打在了那人的头上,油灯是花三个银币在房东那里买的,当晚佩希弥瓦遗失了她装了十个金币的小钱袋。佩希弥瓦并不打算作为一名“女士”来与彭格列对话,她讨厌意大利,也讨厌这栋麻烦的房子,更讨厌黑手党。令她发笑的是在这该死城市里死人节前后游行队伍可以若无其事的从这栋房子的前门进来,留下一堆莫名其妙的花和面具再从窗户或是后门跳出去,当然也不止有花和面具。佩希弥瓦将这些事吞进了肚子,她觉得头昏脑涨,觉得自己的脾气会越来越坏,习惯左手持枪的她今天早上四次用右手掐住了入侵者的喉咙,三次她处决了想要她脑袋的黑商,一次她放了手,弗里西亚从入侵者背后朝他的脑袋开枪,红的白的浓稠的浆液全部溅在佩希弥瓦墨绿色的裙子上。

 

这次佩希弥瓦真的笑了出来,她踩着尸体的脖子走向弗里西亚要帮她擦脸上的血渍。她笑着对金发的女孩说黑手党的人也许全都不知廉耻,歹毒又寡恩薄义,女孩握着她的手腕,说你就是头愚蠢的母羊。

 

佩希弥瓦无法入眠,她的睡眠变得很浅,也开始做噩梦,枕着过软的枕头令她觉得头晕,辗转几次后她又觉得自己的胃烧的厉害,这是仅在西西里才会有的症状,她坚信自己永远不会适应意大利的环境,从地中海的传来味道就像生了蛆虫的腐烂物一样让她想大发脾气。她想起之前年轻的彭格列首领带她走了一遍西西里的街道,她仍记得的只有一条五彩斑斓的街,一条几乎没有生气又被彩色玻璃和彩色漆墨布置的乱七八糟的街,她进去了那里的教堂,在被炸毁了一半的牧师讲堂上放上百合花,现在她快睡着了,但她又想起了那些百合。

 

或者说她天马行空的想到了很多东西,像是这栋房子雕刻的过分精致的门楣,屋顶中央彩绘的丘比特旁多此一举的蓝色月桂叶。那种图案用在柔和直线派建筑僵硬的线条上,但没有哪位建筑师在画图纸的时候把此作用的月桂叶画成蓝色,唯一巧妙的是那种颜色她不知道如何去形容,用哪一种蓝色去贴近都显得失礼。大概只有和那位冷冰冰的先生类似,佩希弥瓦想起某个晚上她把那个铂金色头发的先生推到床上,抓着他的头发去咬他的嘴唇,那已经算不上一个吻,她闻到了血的味道,至今她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把那对嘴唇咬的血肉模糊。那个人的眼睛在说你是个疯子,佩希弥瓦说她无所谓,她撕碎自己的衣服在那个逼仄昏暗的房间放逐意识。贯穿身体的疼痛给她带来了稍纵即逝的清醒,她咬着那个人的肩膀想让他也有同样的痛感。第二天科内利达给她送来符合尺寸的衣服,掐着她的脸大骂她简直就是个无耻的荡妇。

 

佩希弥瓦和那时候一样哭了出来,她预感到今晚将会有个不太美好的梦。

 

 

 

 

 

关于设定的一点简单粗暴的解释:

 

佩希弥瓦是本名

佩希因为一些破事有点脑子瓦特了

佩希是好人,彭格列是好人,互相误会了

唐恩是好人,冬菇身边的人,冬菇不是好人

科内利达是好人,首席身边的人,首席是个不好不坏的人

 

与其说是预计要写倒不如说是恢复吧,看了下上次写这篇文的时候还是2014年,到时候写大概又不是这种调调了

半夜睡不着起来写一点东西,果然还是写家教最舒服


_(´ཀ`」 ∠)_之前接龙的图,跑题跑到马六甲了吧